80岁还活得精彩,就是传奇。

80岁还活得精彩,就是传奇。

1933生,2013年80岁演出台视8点档连续剧「东华春理髮厅」还颇获佳评,好多俊男美女冲我说:傅爷爷,你看起来像五、六十岁耶!心想:真的?假的?五、六十加起来不101岁了吗?哈哈!老顽童!

老顽童30岁到80岁,电视生涯50年,半个世纪,服务台湾、记者、主播、报新闻、播体育、报气象、得电视新闻金钟奖、和沈春华主持大家乐、金钟入围、还引起全台疯大家乐之赌风;后又主持超越巅峯、全神贯注、大刺激、金氏世界纪录、超人金纪录等各式综艺节目及谈话性节目;期间转播七届奥运、好多届的洲际杯、世界盃、亚运、东亚运、亚洲杯等等,还有国内的大小比赛在万场以上;另有棒球之夜、篮球之夜、各种晚会和典礼。记得最后主持的一线节目是东森的美食达仁,我自己是老饕,收视率满好,说句不谦卑的话:这辈子拿麦克风的次数,比拿筷子的时候多!但是,就是没演过8点档连续剧,这次,这真是,大姑娘上轿,头一回!

包括上大陆中央电台、山东电视台、上海电视台、东方电视台、美国CNN、LA华语台,哇!说不尽的光彩,道不完的辛酸。
在台视就有30年,从记者干到组长、副理、傅副理、做了26年才拿掉一个「副」字,哈!升了体育部经理,还是傅经理,注定,干啥都副的!
电视,从黑白干到彩色,见证活的电视史,闻所未闻的故事,多彩多姿的传奇,车载斗量、堆积如山,真是一书难尽,精选最讚的故事说给你听:它有电影情节、它有剧本张力!你能不看吗?你能不推荐给朋友看吗?

30岁之前,也就是50年前,我在警广播电台工作9年,转播比赛、採访新闻、客串节目、曾获广播金钟奬。因当时家庭遭变,又是穷光蛋,所以兼差警光、骆驼等篮球队员,打国光篮球队、当选三届亚运篮球国手荣获银牌。

又入选过东方年杯国手之后,激流勇退,转任文中、行健、警声、法商等球队教练,都打到全国冠军;出任「裕隆」篮球队第一任教练,后转任「飞驼」、「台银」教练,都拿到全国冠军!考中马来西亚国家教练,在吉隆坡执教一年,荣获黄金半岛运动会篮球亚军,在曼谷亚洲杯锦标赛中,以8分击败中华队,改写了大马篮球历史,震惊全台,成了家喻户晓的新闻!有人说我叛徒,有人说是「人才外流」!

哇勒呀!30岁前,我的广播和篮球生涯的奋斗史,是我一个年青人的血泪史,一页页的泪水和汗水,夹杂着失败的悲痛和胜利的欢笑,你看了之后,可能会说:把这高潮迭起的故事,拍成铁血教头吧!

老来得子,提早为他申请了绿卡,没想到三年后就抽到了他,当他14岁国二那年,接到AIT通知:暑假开学前不去视同放弃,数度深思,似无选择,一时冲动,杀向LA。

在前妻Grace大力帮忙下,就读圣盖伯中学,陪太子读书。父子双困,我无聊、他不安,只好在中文台开了「好男好女」、「傅达仁搞新闻」、「NBA篮球赛」,另每週上一次电视,世界日报写篇骂人不带髒字的专栏,至今还在写。这幺多事,还是无聊,怪不得人说:台湾是热闹的地狱,美国是寂寞的天堂!

播NBA时,还弄了一大插曲:NBA Live都在晚餐时段,大家买披萨或汉堡带回家,打开老外播篮球的电视台,关掉声音,开起中文台声音,同步听我转播,看老美画面,很过瘾,但中餐馆生意大受影响,联名发了新闻,有点尴尬!

儿子也不习惯,只要一放假,就要回台湾!只好破财让他如愿,诺大机场中都是人,每次都会碰到回台客人,男男女女找我签名照像,故意不看我上电视的儿子,存着大问号问我:他们干嘛要在LA飞机场和你合照、要签名呀?「就算很有名,也不致这样呀?」后来到关岛旅游,在候机室里找我签名合照的人更多!

小时候不看电视的儿子,跟我回来念高中了,他告诉我,老师问他名字,他说:「傅俊豪」,老师说:是不是傅达仁的「傅」?
他说:是,并没说他是我爸爸。
先是飘然,后是淡然,友人则慕然。
总觉得「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旦成名天下知」。
伟忠哥,我常讚他是电视才子,他说:傅大哥,You are Legend,你是传奇!

「十里洋场不夜城」,乃上海暱称。人文荟萃、酒绿灯红、黄浦滩头、车水马龙。
话说,改革开放后,大陆领导,刻意打造上海成为亚洲明星城,大兴土木开发浦东高楼栉比,商贾云集。继主办了90年北京亚运后,又在上海主办了东亚运,同时筹建了高耸云霄,成为地标的「东方电视塔」。

当时我已升任台视体育部经理,率队驻扎上海,策划并转播东亚运开闭幕和所有赛程,有关签约、卫星、设备等事,先后到上海好几次,认识了上海副市长龚学平、电视台长盛重庆、东方电视穆台长、体育组长白李、主播王燕宁,其中有一年青貌美口条一流的女主持人袁鸣,特别推荐我做了开幕前的「国际记者游江之夜」的总主持人。

一艘巨大两层的官方游艇上,近千位各国和两岸的媒体人,晚七时开始,自助餐的方式,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黄浦江上同乐晚会,当时两位电视美女和我这棵大树,就在两岸华灯初上时,一船名妓(记)江上游的情境中,开始了别开生面的水上综艺节目。

乔好的,两小妞先用普通话,问候採访东亚运的各国媒体,然后以中英文欢迎我这位来自台湾电视台的主持人,我在一丝骄傲中出场,黑西装、白衬衫、蓝白红三色条纹领带,当时没人知是啥意思,把预谋好的几句上海话:「各位邦友、浓好弗啦!」再用中英文Welcome一番,然后说明我和CCTV的着名评论员宋世雄是同行,两人在世界各地转播比赛,二人中间隔块木板,他的声音回大陆,我的声音回台湾,句句「包袱」(笑点)。

满场鼓掌,笑声不断,接着领导讲话,我说:明明是上海台长,他名字偏叫「重庆」,他是从四川飞过来主导东亚运转播工作的,让我们掌声欢迎,上海电视台台长、盛重庆先生致词(满堂彩)!
开场成功后,按演出表一一简短幽默的介绍他们出场表演,偶尔插花问一下小辣妹:妳看前面那位「台湾」来的「中国时报」记者帅不帅呀?之类的,台湾、中国,也是个包袱!一场主持倒也驾轻就熟,皆大欢喜。

隔天,又上了东方电视台「东方会客室」等节目,不料上海之行也浪得一些虚名。

后来去上海,东方电视塔已完成,美轮美奂,直上云霄,顶层有一大型旋转餐厅,俯瞰上海,一览无遗,宴请电视台几位故知,旋转餐厅老闆娘拿着一瓶「茅台」,忽然站在我面前向大伙说:「傅先生是台视大腕,特送好酒一瓶。」哇噻!这餐厅也是台商开的呀?……我感到一阵骄傲!
上海,我住过古早就知名的「国际大饭店」,吃过它有名的「鳝糊麵」和「上海汤包」,曾走到对面上海滩矮墙上看江景。住过喜来登、锦江、还有柯林顿住过的波特曼,在那碰到老乡凌峰,他在中央电视台上「90春晚」,一曲〈小丑〉,红遍天下,他也是台视老同事,见了我不免大哥一番,晚上诚邀我到他房。哇!进去一看,是领导大套房,三五好友,竟然一排葫芦瓶的XO白兰地摆着,我乾了数大杯,半醉而退,回到夜总会我友之桌再喝,酩酊之余,上台请了菲律宾歌星共舞一曲,还搏了满场喝彩!心想:他们也喝醉了吧?

上一篇: 下一篇: